个鬼国国王

牙仙

共和城(二)

原创角色。时间线为科拉第三季后二十年。


=====


这原本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周末。

唯一的不同是,这个周五对于吴幽来说,稍微有些无聊了。

每个星期五的下午,是吴幽的小医馆例行的休息时间,他往往会在这天的下午回家好好地睡上一觉,到了傍晚再出门吃个饭,顺便四处转转什么的。这周他原本是和凿子约好了要一起吃饭,之后再去看场动影什么的——可能会拖得比较晚,但是也不用担心,凿子总会把他送回家的:这人就是不能错过任何一点和人聊天的机会。

不过就在前一天晚上,他却突然接到凿子的电话,说自己来不了了。

吴幽很难责怪凿子太多,毕竟他也并非有意毁约,而且在电话里已经道了二百多个歉,说自己实在是没有想到三合会的残党会这么难缠,本来以为差不多这两天就能解决的,要是这周末能完的话下周一就请吃饭什么什么的念叨了一大堆。他甚至收到了一个男孩送来的两张动影票:那孩子非要他给凿子打了个电话确认收到,这才高高兴兴地跑走了。

但是吴幽不是凿子,他对自己一个人去看动影可没什么兴趣。

这注定是一个无聊的休息日。

受到不良心情的影响,他这个周五连关店都比平时早了一些。尽管如此,在医馆旁边的小饭馆吃过中午饭,回到家的时候也已经快一点了。一个看着和他年龄差不多的的年轻人正把自己的自行车推进楼下的小隔间里,见到他的时候很高兴似的打了招呼:

“下班啦——今天挺早的呀?”

“是呀,”吴幽站在楼口停了一下,见那人锁好车跑了过来,这才又迈开步子,“今天下午休息。你今天歇班?”

这个人的名字叫作汪莽,是吴幽对门的邻居。他是个挺好心的人,为人热情又有礼貌,吴幽刚搬来的时候和谁都不熟,还是汪莽主动和他搭话,又帮了他不少的忙,也算是个挺近的朋友了。

 “嘿嘿对,前两个星期跟人倒班来着,最近这几天都不用去了。”汪莽小跑两步跟上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是一名城轨列车员,歇班的日子似乎一直都不是特别固定。

“那个,幽你下午有空的话一起出去转转?”他又挠了挠头,“听说最近上了不错的动影,御术大赛好像也要到这个赛季的总决赛了。”

“嗯下午就算了——我还打算在家稍微补一下觉。不过晚上应该可以,正好我这里有两张动影票,应该是不错的片子,你要不要一起去?顺便也可以吃个晚饭。”

“好啊——”汪莽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票多少钱?我给你拿——”

吴幽连忙制止他。

“不用不用,本来也是朋友送我的,我这也正愁没人一起去,怎么能再拿你钱呢。”这时他们正好也走到了门口,看汪莽还要把钱往外掏,吴幽赶紧打开了家门,一个转身,半边身子就躲在了门后面,“真不用——你就当我谢谢你之前帮我搬东西了。”

说完就把自己关进了屋里。

这下汪莽也不能再怎样了,他想了想,还是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钥匙,然后隔着门对吴幽喊了一句:“那谢谢啊——”就赶紧进了自己家门,把未出口的一句欢呼憋在了肚子里。

这真是太棒了!今天早上他可没有想到事情的进展能够这么顺利。本来他还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没想到吴幽竟然主动提出和他一起去看动影!就凭这个,这班就绝对没白调!

“完美!”

他最终还是小小地欢呼了一下——不过声音不大,肯定不会被隔壁听见——随后压抑住自己立刻就蹦起来的冲动,吹着口哨走进了自己的卧室。汪莽相信,属于他的美好生活就要来临了。

 

就在汪莽为自己的小小胜利而欢欣鼓舞之时,凿子正在为提高今晚行动胜利的几率而准备着。

就像他在电话里对吴幽说的那样,三合会在这个地区的势力比他们想象中要强大,原本以为打开突破口后几次大行动就能解决的事情,愣是拖上了一个多星期,眼看着就要满半个月。而自第二个星期以来,气宗这边也不得不派了更多的人手来配合警察的行动。

倒不是说凿子是这些增援中的一员——不,他从一开始就是任务成员之一了,毕竟作为突破口的三人当初就是是被他给制服的。只是已经拖了这么久,再不速战速决只怕会出问题,所以——至少这个周末——加班看来是免不了了。

早知道当初就——不,也不能这么说。如果当初不逞那个能,三合会到现在也依旧会在他们看不见的时候作威作福,这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那帮小混混,仗着自己会点御术,成天一副拽得不行的样子,其实也就能忽悠一下不会御术的普通人,要真比划起来,就他们那点破水平,连个高中的御术队都进不了。

不过那三个姑娘倒还是有一定水平的——倒不是说她们中的哪一个,或者她们加起来,能赶得上哪怕是莲师姐的水平,不然凿子也不可能那么轻易就制服她们。但是和一般出来收保护费的小混混比起来,那还是不一样的,起码这三个多少能感觉出来是真正的练家子,虽然还是技艺不精……但好歹也让他挂了点彩。

说实话,这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只怪他自己太轻敌:想着是在晚上回家路上随便遇到的,就只当对方是普通的小混混级别,完全没当回正经事,结果一个大意就吃了点亏。被勒索的店主是个水宗,可能就是这样,他们才派了厉害点的角色来。在等警察来的时候,那位店主本来还想请凿子进店里坐着,但最后也没能说动他,就只在路边给他稍微治了下被火烫到(非常丢人了)的地方。

凿子还隐约记得那位店主好像是浅色的头发,应该是北水善部族那边来的吧?不过当时天怪黑的可能也没有太看清楚,但是他似乎也并不是黑皮肤……唉,不过最后也忘了谢谢人家的治疗……

不过眼下还是先把三合会的这帮家伙给解决了吧。这几天的行动可千万不能出岔子,不然要是因为自己这边有什么拖延,导致那边那位好心的店主再被三合会的人给怎么样了,那他可真要自责死了。

 

结果这两天的行动还比凿子预想中的要顺利一点。这一片的小头目也许是某个“大人物”的儿子,年轻气盛,这么东躲西藏了一段时间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给逼急了想搏一把,还是只是终于不相信身边人“委曲求全”的忠告了,居然带着手下剩余的全部人马主动现身,倒是给他们省去了不少审问和搜查的功夫。

将最后一个张牙舞爪的小混混(大部分人还是识点时务的,这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扔给警察,凿子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决定回家好好地睡上一觉。

熬夜打架真的很折寿的。

他想道,随即倒在床上,飞快地陷入了沉睡。

——然后就被震天响的电话铃声给吵醒了。

那个智障挑这种时间给人打电话的!他正要把三合会那帮人给——不对,应该已经抓起来了呀。

……怎么这么阴魂不散的!

凿子气哼哼地翻了个身,闭着眼睛从在床头柜上摸起电话话筒。

“……喂?……

“……对是我……嗯……真的?!

“好!好我知道了!……嗯!……行……

“哦是到周二吗?……周三?哇!……

“好!谢谢啊!嗯!……好记住了!嗯!拜拜!”

挂了电话的凿子已经完全清醒了,先前还死活不肯睁开的眼睛此时瞪得比谁都大。

放假啊!放假!!!来电话的朋友对不起我刚刚在心里骂你了,对不起,你一点都不智障,你简直是神通再世拉瓦附体,光明与智慧的伟大结合!

“啊啊啊啊放!假!——吉诺拉大师万岁!”

凿子抬起自己的胳膊,用力地在擦伤的地方亲还是啃了一下,又嫌弃地把糊了一胳膊肘的口水蹭到床单上。要不是怕磕脑袋,他真想直接原地一个旋风飞起来。

不过高兴归高兴,都庆祝折腾够了以后,就还是睡觉要紧。刚才好好的睡一半突然就让电话给吵醒也是要了命,早知道就不该把电话线两头接,就扔在客厅让它响去吧。现在这才几点啊……

卧槽八点了?!

我就这么睡了一白天?!

凿子再次瞪大了眼睛,这次却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巴掌。看看窗外,果然天已经黑透了,好好的一个周日就这么浪费在了睡觉这种什么时候干不行啊的事情上。

这个时间出去,大概也只能吃个晚饭了。真是——唉。

天意弄人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