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鬼国国王

牙仙

共和城(一)

另一个老东西。

原创角色。时间线设定是科拉第三季后二十年。


=====


陌嚣最近有一个小小的烦恼。

陌尘最后有一个小小的烦恼。

 

他觉得自己好像恋爱了。

他怀疑自己的宝贝弟弟可能恋爱了。

 

最近一个月以来,陌嚣突然开始时不时地发呆,陌尘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烦,想关心一下去问一问,却只得到了一个嫌弃的白眼。结果后来他又发现陌嚣开始注意自己的仪表,上上个星期有一天,甚至专门搭配了衣服,因为没有发胶还废了半天劲打理自己的头发,一问,居然是去同事聚会!

从什么时候起,陌嚣也会去参加同事聚会了?

陌尘想到自己和警局的同事们下班后在小茶馆的喝茶吹水,以及偶尔在某个体面饭店的聚餐,不管再怎么努力,也没法自然、和谐地把陌嚣这个板着张脸还不肯说话的形象给融合进去。

这是有原因的。

陌嚣这个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实在是一个无欲无求的典范。他没有什么太多的爱好,书,广播,御术比赛,动影……通通没有兴趣。他唯一愿意花时间花精力的爱好是弓箭,但是好的弓箭哪儿是那么好弄到的,他充其量也就是买几把劲比较大的弹弓,还不能在城里用。因此他的生活,除了周末去城郊的箭术馆待上大半天以外,几乎只有家与工作的两点一线:为数不多的例外则是楼下的那几家小饭馆。

陌尘有时会调侃他适合做个御气师而非御火师,说他应该去气和寺岛和气宗们一起清修。不过,如果他那几个和气宗合作较多的同事所言非虚,那么陌嚣的生活可比气宗们要更像修行得多——更简单、无趣得多。

某种意义上,或许陌嚣才是真正的清修大师。

陌尘一如既往地在和吴幽聊天的时候吐露了些许的烦恼。吴幽是个水宗,治疗师,而他治疗人心的能力就像治疗物理伤害的能力——的一半一样好。这也已经挺不错了:吴幽是这附近一带最好的治疗师。他的医馆离警察局非常近,陌尘还是个新人的时候,经常被派去他那里采购一些常用药物,一来二去也算是混了个脸熟;后来在隔壁的茶馆遇见他的时候又得知两人都有茶叶方面的爱好,于是顺理成章地就成了朋友。

“嗯……你要不要问问他?”吴幽看他实在苦恼,不由得建议道。

“问过了。”陌尘无精打采地回答,“他没说。”

一想到这件事,陌尘就感到无比的挫败。他还记得那天自己又一次注意到陌嚣的心不在焉和他不易察觉的沮丧后,是怎样犹豫地思考了半天,又是怎样小心地挑起话头,最终在陌嚣快要因为他的不知所云而耗尽最后的耐心时问出了那个问题:

“你是不是……喜欢谁了呀?”

“不关你事。”

陌嚣转身就走。

“弟弟长大了,不由人了啊。”

陌尘又喝了一口茶,不无感慨地说道。

“呃我不是说这个……你有没有问他需不需要你帮什么忙?”吴幽解释道,“你看,按我听你的描述,你弟弟应该不是那种擅长交际的人吧。你要是为他提供一些帮助,说不定恰好是他需要的,然后他就会把事情都告诉你呢?”

陌尘缓慢地点了点头,觉得他说得是有那么几分道理。

“而且要我说的话,你弟当时没有一句话不说直接走人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他补充道。

“……你说得对。”

残忍的真相啊。

 

当天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陌尘决定第二天再向陌嚣提出这件事。

警察的工作要求陌尘每天很早就离开家门。这当然有好处,比如早上的空气非常新鲜,比如早睡早起是个好习惯,比如早一些出门就可以避免被卷入早高峰;当然这也有坏处,比如每天都早起很艰难,比如每天他出门的时候陌嚣还没有起床,所以陌尘总是担心他会不吃早饭就去上班……又比如,他没法在早上,趁着陌嚣还不那么清醒,更容易地从他嘴里套出些什么。

不过这倒是也给了他充足的时间去思考自己的措辞。虽然在陌嚣身上大概很难起到任何作用,但作为一名光荣的共和城警察,陌尘还是学过一些审讯和套话的技巧的。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就在陌尘觉得一切都准备完美了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他好不容易才熬到了晚上下班,回到家想要向陌嚣提出这项建议的时候,却只看到了茶几上的一张字条,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倒班,晚高峰工资高。临时的。

——幸好又瞄了一眼看到后面的那三个字,这才没造成第二天报纸上“共和城警察猝死家中,紧握同居兄弟字条意义不明”的头条。

不过看这样子,陌嚣不到半夜是回不来了。陌尘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七点,离上床睡觉还早着呢——再说他晚饭也还没吃。那这么长的时间……

这就是为什么他现在出现在了常去的那家小茶馆对面的饭店里,对面坐着吴幽,还有另外一个叫赵子铭的家伙。

“你也可以叫他凿子,就叫他凿子吧。”

吴幽这样介绍道。

“早上好啊。”

凿子说。

“呃,早上好……”陌尘飞快地瞟了一眼店外的天色,有些犹豫地回答道。

凿子倒是突然有些慌乱了起来。

“啊啊你不用——我不管在什么时间都习惯这么说的是个老毛病了——”他飞快地解释道,接着又飞快地转移了话题,“那个,陌尘是吗,你是警察啊……好厉害呀。我听说御金很难学的。”

“其实也还好,”一上来就被人夸奖,陌尘有一点不好意思,“我从小就想当警察,所以很早就开始学了。我父亲就是一名警察。”

“哇感觉好棒啊……能御金感觉很帅呢。”凿子还是带着些赞叹的语气。

陌尘连忙自谦:“还好还好,诶你也是土宗吗?”

“不是,”凿子耸耸肩,“不然我肯定也要学御金了。我是御气师。”

御气师?陌尘有一丝惊讶,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吴幽开了口。

“说到这个——”他先说了一句开场白,“这位皮皮陌(“都说了别那么叫我!”)警官,有一个据说,哦据他说,比你们气宗还喜欢修行的火宗弟弟。”

凿子瞪大了眼。

“哦就是他呀!”他看向陌尘,后者庄严地点了点头。凿子于是双手握住了他的右手,眼睛几乎要发出光来:“哟了个哟跟我说过!这真是太厉害了——你弟弟真是一位值得敬佩的人物。太伟大了。实在太伟大了。”他充满敬意地点着头,“修行这种事情,我可撑不住天天都这样。”

气宗并不是每天都要修行,这陌尘还是知道的。起码一个气宗每星期会花两天在执勤上——作为共和城警力的某种编外成员吧,大概。不过剩下的五天他就不清楚了,在他的猜想中,这些人除去执勤巡逻或者有任务远行的时间外,全都住在气和寺岛上,没有允许不能离开,绝对不能进入举办御术比赛的体育场,每天按时训练和冥想——尤其是冥想,定期还会进行什么洗涤心灵的仪式以保持平静与谦和,而且永远只能吃素菜。至少他们中的一部分应该是这样。

不过……

陌尘看了看就坐在自己斜对面的凿子。他正啃着一根烤的略微焦了一点点的孜然小羊排,一边还眉飞色舞地讲述着自己不久前出任务时一波三折的奇妙经历,讲到兴起时,还要放下手中的东西来比划两下。

……至少他们中的一部分应该是那样吧。

 

于是又过了一天。

隔天晚上下班,陌尘又去找了吴幽,却惊讶地看见他已经关上店门,正要离开。

他连忙赶了上去。

“阿幽——今天这么早就下班吗?”

听到喊声的吴幽扭过头,看着他跑过来了,才开口说话。

“今天晚上要去看动影,所以就早一点。”

“凿子找你的?”通过那晚的聊天,他得知凿子对动影有不小的兴趣。

“不是,”吴幽摇摇头,“凿子今天晚上应该在气和寺岛呢。你找他?”

“不是不是——唉。”

一想到这件事,陌尘就感到无比的挫败——嗯?是不是有点既视感?

不过这次也许比上次好一点,陌嚣还是稍微思考了一下,才给出了拒绝的回答——“不用你管。”

而且也没有转身就走。嗯。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的,你要看动影就快去吧,不耽误你时间了,别赶不上了。”

他最后说道。

“那好吧——陌尘你也看开点,怎么说陌嚣也是成年人了嘛没事的。”吴幽一边说一边向路上张望了一下——没有车,“那我走了。”

他穿过了马路。

 

令陌尘意想不到的是,当他回到家,陌嚣主动向他承认了。

所以这是确有其事的——陌嚣喜欢的那个人叫吴鸩(这名字有点耳熟?),是个水宗,在他们发电厂的医务所当治疗师。当然还有最重要的——

“我今天告白了。他同意了。”

……?????

陌尘差点被嘴里一口茶给呛死。

……他、他弟弟被人给掉包了?

他赶紧抬头看了看陌嚣。

不,不对,这个不耐烦的目光,还有这张板了一万年的脸——这的确是他亲弟弟陌嚣没错。

所以陌嚣,比他还先找到女朋友了?

然而当他颤颤巍巍地把这件事指出来的时候,得到的却是一个否定的回答。

“不是,是男的。”

哦。

随便吧。陌尘心累,陌尘不想管了。

 

陌嚣心也很累,虽然因为告白算是成功了的原因,他总体还是开心的。但是他哥哥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不就是谈个恋爱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这不是一次两次了。他这个哥哥一直是这个样子,明明也没有真的比自己大到哪儿去,却成天一副“你是我弟我有义务照顾你”的样子,实在是很让人头疼。

不过也无所谓了。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的,他早就习惯了。这并不是什么要紧事。

现下最要紧的,是后天,也就是星期六晚上,他该和吴鸩去哪里吃饭比较好。神通公园那边有家西餐厅好像不错?不过听说前几个星期还在扫荡黑帮,会不会不太安全……要不然还有港口那边靠近神通安昂纪念岛的地方?……

他睡着了。


评论

热度(2)